一場“史詩級”拍賣正在悄悄改變深圳樓市格局!

(原標題:224億!一場“史詩級”拍賣正在悄悄改變深圳樓市格局!)

224億!一場“史詩級”拍賣正在悄悄改變深圳樓市格局!誰是背后最大贏家?

導讀:在全國的土地市場中,深圳是個異類。多年來,深圳幾乎“無地可賣”,增量全靠城市更新和舊改;這個城市的財政,也以不依賴“土地出讓金”著稱。而6月24日的史詩級土拍,讓人們不免追問,深圳怎么了?為什么突然大規模出讓土地?

在全國的土地市場中,深圳用地稀缺,開發商“苦土地久矣”。多年來,無數開發商站在“圍城”之外,徘徊許久而不得入。

6月24日,深圳暴雨,一場大規模的土地拍賣照常上演,全部是住宅用地。

眾多開發商來不及思索這一行為背后的深意,已然紛紛上繳保證金,互組聯合體,進入備戰模式。

從央企、國企到民營大房企、行業黑馬,幾乎能叫得上名字的開發商都出現在競買名單中,光保證金就收了數百億。

最后的結果也超出市場預期,五幅宅地的可售樓面地價,有三幅都超過了之前的區域最高價。

政府賣地收錢建人才房、房企補倉卡位、資本伺機逐利,二手房業主坐地漲價……,收金224億后,這場被稱為“史詩級”的土拍,正在悄悄改變深圳樓市的預期。

開發商和二手房業主是最受益的群體。有業內人士樂觀表示,深圳房價的下跌通道已被“徹底堵死”。

各懷心思

24日的土拍現場,近40家開發商擠滿了交易大廳,央企國企、本地龍頭、外來“過江龍”,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他們對于深圳土地的渴求由來已久。

根據出讓文件,本次土拍采用“單限雙競”的辦法以掛牌方式出讓,即:限成交地價、競成交地價、競只租不售的人才住房面積。

“可以預料到現場競拍會很‘慘烈’。”在競拍前夜,第一太平戴維斯深圳公司副董事長吳睿斷言。

在眾多開發商中,央企中海可謂準備充足。內部人士透露,公司事先對所有地塊都進行了調研和測算,并預繳了保證金。

大本營位于深圳的中海地產,曾是福田CBD的拓荒者,但近年來中海在深圳卻面臨無房可賣的窘境。“再不拿地,中海在深圳就要無米下鍋了。”接近中海的人士說。

24日下午15時23分,中海一頭扎入競拍最激烈的龍華地塊。在競地價環節,華僑城和金茂緊咬,中海只是觀望;進入競人才房環節,華潤報出1.82萬平,現場有人鼓掌,等候多時的中海突然舉牌,以1.88萬平擊退華潤,與龍光正面交鋒。

龍光是深圳土地市場著名的“地王制造者”,此前曾多次拿下深圳區域地王,此次也是志在必得。“28號2.2萬平(中海)、19號2.22萬平(龍光)、28號2.24萬平、19號2.26萬平。”雙方激戰幾個回合,可售樓面地價已飆至6.7萬元/平方米,面對龍光的決絕,中海惜敗。

拍賣至此時,五幅地塊中的兩塊已落入他人之手,留給中海的機會不多了。中海轉而將重點放在光明地塊上。競人才房環節報至1萬平時,只剩中海與華潤繼續較量超12回合,最終,中海如愿拿下本次面積最大地塊,總價54億。

相比本地房企,外來房企則是抱著戰略卡位的心態。來自廣州的越秀地產迫切尋求一張深圳入場券,交了至少四幅地塊的保證金。在競拍一開始,就對寶安尖崗山表現出十分強烈的意圖。

最終,經過32輪競價,越秀以可售樓面價6.3萬/平拿下,正式殺入深圳。

閩系房企力高集團也想在深圳擴大版圖,它選擇了本地龍頭佳兆業組成聯合體,參與了一幅地塊的爭奪,但未能如愿。

令人意外的是,金融機構也參與了競拍。平安不動產旗下公司以最高限價24.71億+配建40900平方米買入坪山地塊,可售樓面價2.22萬/平。

記者注意到,房企四巨頭的萬科、碧桂園在本次土拍中并沒有高調舉牌,恒大、融創甚至沒有參與。

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認為,“四巨頭并不是不看好這些土地,而是他們覺得地價太高,性價比太低了。”

推地背后

土拍已經過去了幾天,但在親身參與了競拍的程白(化名)心中,那場大戰的硝煙似乎還未散去。

靜下心來,他才能深入去分析這場土拍背后的一些東西。“政府推地是為了增加供應,商品房、人才房的壓力都很大。”他認為。

去年6月,深圳出臺被稱為“二次房改”的住房改革方案,文件指出,2018年至2035年,深圳市要新增建設籌集各類住房共170萬套,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賃住房總量不少于100萬套。

“深圳土地供應長期嚴重匱乏,其短缺程度堪稱全國第一。”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旅游與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宋丁稱。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一場“史詩級”拍賣正在悄悄改變深圳樓市格局!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