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一代:一個金融從業者眼中的房地產人生

二、被房地產扭曲的價值觀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里,崔鶯鶯可以看上一無所有的張生,趙明誠和李清照夫婦可以琴瑟和弦也可以患難與共,紅拂女也可以放下周遭富貴選擇跟一窮二白的李靖夜奔。然而畢業工作之后,所見到的一切似乎都在不斷刷新我的認知。

銀行的食堂大媽總會很熱心地為年輕同事介紹當地的“拆二代”。作為介紹人,大媽會在描述中著重強調對方家馬上就要拆遷了,或者已經拆遷了,如果趕緊結婚生娃,由于補償是按戶口本上的人數進行,那么能分到的拆遷補償就會更多。當時在我所在的城市一般會采取實物安置和貨幣化安置兩種方式相結合的補償方案,所以拆遷戶在分到回遷房的同時還能有貨幣補償。

但是不同城中村具體的拆遷補償方案是有差異的。當年有的城中村貨幣化補償按60萬一人計算,如果家里是5口人,就可以補償300萬,如果早點結婚生子,家里變成7口人,就能補償到420萬,據說現在有的村貨幣化安置一家人甚至能分到1000萬。所以那時在很多人眼里,拆遷戶被概括為“有房多金開豪車”,也是婚戀市場炙手可熱的香饃饃。

我依舊可以想起某個同事用羨慕的神色敘述某柜員嫁給了當地的一個拆遷戶,生活瞬間變成了詩和遠方;我依舊可以想起某個同事像描繪傳奇故事一樣講述一個來自偏遠地區的姑娘是如何通過嫁給當地的一個拆遷戶,搖身變成了一個手提BV開寶馬跑車的貴婦;我也依舊可以想起大學剛畢業就有兩個娃的一個同事,他是當地的拆遷戶,多生一個孩子就意味著多拿一份拆遷補償。是啊,在高企的房價面前,普通人要通過一輩子的辛勤勞動才能賺到的一套房子,而拆遷戶只要在補償協議中簽一個字,就瞬間實現別人一輩子的理想。

而與之形成對比的,則是一些苦于買不起房娶不起媳婦的城市“新人”。這些城市新人往往出生于偏遠且經濟不發達的地區,然后通過自身努力來到大城市,又通過勤奮不懈找到了一個體面的工作。但是迫于原生家庭的經濟條件,在大城市買房只能成為其可望而不可及的事。這類人的堅毅不屈可能會是一部勵志故事,但在丈母娘沒錢就不嫁女兒的逼迫下,這其中是否也會有人無奈成為金錢的奴隸,甚至不惜鋌而走險。

他們之中,有人為了攢下買房的首付緊衣縮食,精心計算著每一筆開支;有人為了攢首付錢,見到友人就是一句“有沒有什么賺錢的機會么,要賺錢買房啊”;有人亦為了攢首付錢,透支著忠誠與信仰。于是在新聞里“看房心切”,朋友聚會時“聊房焦慮”,思考理想時"談房色變"。當一個人的眼里只剩下鋼筋混泥土的房子時,便意味著他已甘愿放棄心靈的溫度和靈魂的趣味,而這兩者實際上又是收獲愛情的必要條件。

最震撼我的還是A哥和A嫂的“假離婚”風波。A哥和A嫂是我在銀行時的客戶,平時待人親切而。兩人一起經歷創業又一起分享成功,每年也都會帶著孩子一起旅游,是我眼里難得的模范夫妻。而且在足浴、KTV、橋牌室林立的城鄉結合部,夫妻兩人都沒有什么不良嗜好。因此當聽A嫂輕描淡寫地說她和A哥離婚的消息時,我著實是大吃一驚。而她給出的理由是“假離婚買房”時,我竟又無言以對。他們看好當地某地段的房價潛力,為了能規避限購政策,于是就想出了假離婚的辦法。在房子面前,人們的智商似乎總在不斷刷新歷史上限,但同時又在不斷遺失許多美好。

房子給了人們棲息之所,但人們在房子面前,卻突然變得很脆弱。房子真的是人類追求的唯一終極理想嗎?房子真的是一切了嗎?如果突然有一天,房價跌至谷底,那些因扭曲的價值觀聚集而成的沙畫,又是否會頃刻之間隨風而逝?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失去的一代:一個金融從業者眼中的房地產人生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