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投資巨鱷“英國巴菲特”翻船警示錄

昔日投資巨鱷“英國巴菲特”翻船警示錄

  在英國投資巨鱷尼爾·伍德福德(Neil Woodford)暫時禁止投資者撤資后,他管理的價值數十億英鎊股票基金終于將在下個月重新開放。目前恰好時值2019年女足世界杯開賽,在伍德福德的基金重新開放時,世界杯比賽將接近尾聲。

  對于這屆女足世界杯,人們普遍認為英格蘭隊最后有望奪冠。 然而,對于伍德福德37億英鎊的股票基金在停牌28天后再度開放,人們的共識卻是,這位曾備受贊譽的英國基金經理輝煌的職業生涯可能已經結束。

  在短短七天時間里,曾被譽為“英國巴菲特”的伍德福德輝煌的職業生涯變得支離破碎。英國金融監管機構把矛頭指向他,長期投資者從他的基金中撤資數十億英鎊,伍德福德40多年建立起來的一線投資聲譽已被撕成碎片。

  曾經的明星基金經理緣何隕落?

  伍德福德的前同事、熟人和客戶接受了本文采訪,他們列舉了一系列理由來說明為什么這名59歲的投資大鱷的旗艦股票基金在6月3日突然暫停交易。幾乎所有接受采訪的人都認為伍德福德的職業生涯可能已經結束了。

  一些人重點指出伍德福德一系列糟糕的股票選擇,尤其是他對建筑集團Kier、網上房地產中介公司Purplebricks和道路修繕服務公司AA的投資。他們認為這些投資是伍德福德曾經備受熱捧的基金停牌的原因。

  許多人指出基金停牌和英國肯特郡議會要求撤回價值上億英鎊投資有關,而大多數接受采訪的人則表示,伍德福德依賴大量非流動性資產——事實證明,這些資產很難出售——是導致基金停牌的最終原因。

  然而,一些與伍德福德關系最為密切的人稱,畢業于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的伍德福德在五年前離開景順基金(Invesco Perpetual)創辦伍德福德投資管理公司(Woodford Investment Management)時,他就開始變得魯莽了。

  這些人說,從那時開始,伍德福德與其基金投資者之間的利益關系開始惡化。他從一名投資組合經理變成了一家業務繁忙的公司的創始人和所有者,這一變化徹底改變了伍德福德獲得報酬激勵的方式。

  伍德福德投資管理公司提供的數據顯示,過去四年,伍德福德和商業伙伴克雷格·紐曼(Craig Newman)從公司抽走9770萬英鎊作為股息。僅在截至去年4月的12個月里,兩人就抽走了3650萬英鎊。

  一名在景順基金工作時就非常了解伍德福德的基金經理稱,“在我看來,這就像伍德福德在榨干自己的公司,如果我是他的基金的投資者——謝天謝地我不是——會非常擔心伍德福德和紐曼付給自己的報酬,那可是一個令人眼饞的大數目。”

  另一名基金高管說自己和伍德福德的關系“一直不太好”,在景順基金工作期間,他發現很難與伍德福德共事。這名基金高管在談到伍德福德時用了“貪婪”一詞。

  這名在倫敦工作的高管稱,“人們曾認為伍德福德在自己的公司有一大群人任他調遣,因此會取得和在景順基金一樣的回報和業績,但這是一個荒謬的想法,伍德福德以前可從來沒有受到過經營自己生意所帶來的誘惑和干擾。”

  蒂爾尼投資管理公司(Tilney Investment Management)董事總經理杰森·霍蘭茲(Jason Hollands)稱,“人們經常會認為,一名成功的基金經理獨立創業是個好消息,但實際上并非絕對如此。”

  當明星基金經理成為偶像

  這些人認為伍德福德之前就已經開始關注自己的名氣了。在景順基金工作時,伍德福德在25年時間里為投資者帶來的回報是他們投入資金的23倍。雖然那時已經成為媒體的焦點人物的他很少接受采訪,也不怎么參加行業活動,但一位私下接受Financial News采訪的業內人士回憶說,大約在10年前,伍德福德曾在一次小型投資會議上被要求簽名。

  她說:“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這些人本應該問一些投資程序方面的問題,但他們卻表現得像追星族。”

  消費者組織活動家、一直公開批評積極資產管理行業的羅賓·鮑威爾(Robin Powell)稱,“伍德福德在景順基金的表現太過耀眼,為后來埋下了苦果。其實如果對風險和成本進行適當調整,他在景順基金的業績并不像人們普遍認為的那樣令人印象深刻。我們也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成就是因為投資技巧,又有多少是由隨機機會決定的。不管他是聰明還是幸運,或者二者兼備,這都使他成為了一個受到崇拜的偶像。”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昔日投資巨鱷“英國巴菲特”翻船警示錄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