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投資理財平臺竟是傳銷組織 合肥兩市民被騙

  中安在線、中安新聞客戶端訊 今年47歲的李大姐經常光顧一家服裝店,一來二去和服裝店老板曹女士相熟。曹女士告訴李大姐自己在某網絡投資理財平臺上“賺錢”了,李大姐聽了心動不已請求曹女士帶著自己“賺錢”。

  2018年6月,在曹女士幫助下,李大姐下載了理財平臺手機APP,并注冊為會員。6月底,曹女士告訴李大姐自己信用卡到期準備賣掉折合人民幣60000元的虛擬幣還款,李大姐當即表示自己愿意借60000元給她,曹女士可以將其名下的等額虛擬幣轉讓給自己來抵押借款。7月底,李大姐又續購了曹女士價值15500元的虛擬幣。不久后,李大姐發現自己接收的虛擬幣無法提現和流轉,多次撥打平臺客服電話卻一直沒有得到正面的解釋,直到8月底曹女士告訴她該平臺因涉嫌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已經被河南許昌縣公安機關查封。

  本來以為能賺錢,卻沒想到出現這樣的局面,李大姐越想越不對勁,懷疑曹女士早就知道該理財平臺就有問題,所以誘騙自己注冊入會并兩次將其名下的虛擬幣轉給自己,為的是轉移風險。憤怒之下,2019年1月28日李大姐向合肥市廬陽區人民法院起訴曹女士,要求法院判決自己和曹女士之間的買賣合同無效,且曹女士需退還交易款75500元。

  庭審中,曹女士辯稱,整個投資過程是李大姐自己主動要求加入的,而且投資理財本身就具有風險性,自己也在該投資理財平臺投了25萬元,和李大姐一樣都是受害人,至于李大姐懷疑自己將虛擬幣轉給她是為轉移風險,這更是不可能,該理財平臺是在2018年8月29日被當地公安機關查封,自己也是在這之后才知道平臺出事了。曹女士稱,兩人之間表面上看是一種買賣行為,實質上算是雙方在傳銷組織中互相發展下線一種行為,雙方的錢都打入了平臺中。在現實的傳銷案件中,很多傳銷組織都是采用上述方式發展會員,騙取錢財。在該平臺被認定為傳銷組織后,李大姐應當以被害人的身份報警,啟動刑事追訴程序,爭取通過司法機關從傳銷組織中挽回本人投資的損失,而不是將矛盾轉嫁到同是被害人的身上。

  法院經審理認為,李、曹兩人之間轉讓標的C幣是在某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軟件平臺上流通的網絡虛擬幣。該平臺運營方式如下:注冊成為會員,先下載一款APP,繳納200元購買激活碼,成為注冊會員。然后用戶需購買夢想種子,并及時完成傳播(即廣告鏈接)任務以獲得夢想催化劑獎勵;最后收割夢想,即賣出夢想種子。平臺實行推薦制度,共分10個等級,等級越高,動態獎金越高。即入會會員要積極發展其他人員加入,形成上下線關系,并以發展下線的數量及下線的銷售業績(即銷售種子的數量)為依據計算和給付上線報酬。涉案曹女士發展李大姐加入平臺,可按銷售金額的比例得到提成獎勵,曹女士即為李大姐的上線。上述情形符合《禁止傳銷條例》第二條、第七條規定的傳銷行為。該案形式上雖為原、被告之間虛擬種子幣的轉讓合同關系,但本質上卻是因傳銷引起的,應系傳銷糾紛。最高人民法院(1999)民他字第2號批復指出,依據國務院有關文件規定,當事人之間因傳銷行為發生糾紛訴至人民法院的,人民法院不宜將此類糾紛作為民事案件受理,已經受理的依法裁定駁回起訴。

  綜上,法院判決駁回李大姐的起訴。承辦法官表示,這起案件雙方當事人均為受害者,應該采取報警方式,依靠警方追回贓款才有可能拿到自己投資被騙的錢款。當今社會各種投資理財廣告信息亂入,加之投資市場的風險性,當事人應該理性分析,不要被高額回報誘惑讓自己的血汗錢血本無歸。(記者陳成通訊員孫潔汪超)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網絡投資理財平臺竟是傳銷組織 合肥兩市民被騙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