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資人角度 給《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新的打

  “明明有藥可以治,但偏偏買不起……”

  “社會上弱勢群體需要被關注,尤其是白血病人”

  “今年開始,中國對進口抗癌藥物終于零關稅了”

  “社會矛盾暴露地淋漓盡致”

  影評像傳單一樣漫天飛舞,一部“笑著開始,哭著結束”的電影讓7月初意外的喧囂。一方面,《我不是藥神》不僅帶來了觀影效果上的觸動,另一方面也帶來了社會問題、醫藥行業的深思。電影終究是在用藝術的方式在聊商業。當所有目光指向了不透明的醫藥行業,每一位觀眾都想找到一份篤定的答案。

  回過頭來拋開感性因素,客觀思考下:《我不是藥神》電影單獨事件的背后,整個醫藥產業的發展趨勢與機會到底是怎樣的?行業發展到現在,背后的資本推手們到底是如何看待存在的問題呢?

  7月5日,由投資界舉辦的線下沙龍——醫藥投資大年的那些坑,共同聚集了醫療界的重量創業者和投資人,撕開面紗,一起回歸真相。

  遲遲不降的進口藥價格

  電影里4萬元一瓶的“格列寧”讓人吃得傾家蕩產,這并非是夸夸其談。

  十幾億人口的中國,進口藥物的引進需要注冊審批。能拿到進口注冊證的一般為巨頭醫藥公司。藥物的專利權、定價權都在這些巨頭公司的手上。

  與其他行業不同的是,巨頭公司們投入大量的資金研發的藥物專利期其實只有20年左右。在“藥物稀缺度就是金錢”的醫療領域,巨頭公司依靠專利壟斷市場的時間是有期限的,時間一過,仿制藥就可以合法生產。因此專利保護期內,在賺錢的問題上絕對不會手軟,定會高額定價,把成本賺回來。

  除此之外,國內對絕大部分進口藥物收取5%左右的關稅。就在今年4月,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公告,自5月1日起,28種進口藥實行零關稅政策,但是這并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因為中國對藥品征收的增值稅并沒有免,和普通商品一樣是17%。

  醫院還有約定俗成的15%左右的藥物加價。雖然去年7月,藥物零加成政策已經實施,但是進口藥卻受不到政策的雨露。

  這些都是透明且公開的加價流程,而那些定價盲區、不透明的定價之處勢必要給進口藥的價格上抹上一抹重彩。所以中國的老百姓(行情603883,診股)吃不起進口藥,才會赴湯蹈火去國外,尋找自己的藥神。

  解決問題三重奏:原研藥引進、仿藥上市、自主研發

  “徹底解決用藥難跟貴的問題,還是要回到醫藥產業構建與扶持上,醫藥是個慢行業,其發展通常是漸進式的,通常有三步:第一步是原研藥引進,醫保給予適當支持,第二步學習模仿,仿藥一致性評價保證質量,成本控制確保病人能支付得起;第三步國產創新藥自主研發,從Me too 到Best-in-class,直至First-in-class 。近幾年中國國產的新藥發展有了很大的空間,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鼓勵國產新藥發展與國外優秀團隊的回歸,促進了醫藥產業生態的健康發展”清科資本合伙人喻聚蓉對當下國內藥物的環境做了一個概況總結  

  醫保談判  

  在醫保問題上,自2016年和2017年兩輪國家醫保談判,已經大幅降低了十幾種抗癌靶點藥的藥價,并納入醫保目錄,其中包括格列衛、赫賽汀、美羅華等療效確切且價格高昂的藥品。

  “其實從生產成本上來講,國內是比國外低的。”專注于生物醫藥健康的早期投資的冪方資本合伙人梁占超直言,每個新藥進入醫保之前,產品定價需要和醫保談判,比如赫賽汀從5300降到了1999。醫保是有壓力的,但是必須要實行以價換量的策略。這是患者、醫保和藥企三方的妥協,但是這個過程一定能推動未來創新藥的繁榮,給國內患者帶來更加優惠的治療方案。

  華蓋資本醫療基金投資總監張國璽也表示:雖然更新的藥在短時間沒辦法進入醫保,但隨著產品的周期發展,會逐漸加入醫保,以價換量。

  仿制藥出現

  仿制藥不僅能起到顯著改善患者病情的作用,同時能為患者減輕經濟負擔,扭轉防治態勢。

  華蓋曾經投資的復宏漢霖就是一家以生物類似藥為突破口的公司。創業的初衷是,一些大公司的生物制藥產品要到專利期,而中國由于醫保政策的收緊,需要有類似療效的生物仿制藥出來。目前復宏漢霖自主開發的利妥昔單抗注射液有望成為中國首款生物類似藥獲批上市。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從投資人角度 給《我不是藥神》這部電影新的打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