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商投資法》的四個特色和創新

  相較于外資三法,《外商投資法》的特色與創新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即從企業組織法轉型為投資行為法、更加強調對外商投資的促進和保護、全面落實內外資一視同仁的國民待遇原則以及更加周延地覆蓋外商投資實踐。

  2019年3月15日,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表決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商投資法》(以下簡稱《外商投資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現行《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和《外資企業法》(以下合稱“外資三法”)同時廢止。這意味著統一的外商投資基本法終于問世,也標志著我國對外開放事業開啟了新的篇章。

  外資三法的成就與不足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立了改革開放的基本國策。1979年7月1日,五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我國自此有了第一部外商投資企業法律。1986年4月12日,六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1988年4月13日,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外合作經營企業法》。這三部外商投資企業法成為規范我國外商投資企業活動的支柱法律,為改革開放提供了堅實的制度保障。

  但隨著實踐的發展,外資三法已經不能適應現實需要,暴露出這樣那樣的問題,例如與一些新頒行的法律存在沖突、與政府職能轉變需求不相適應、滯后于國際經濟形勢新變化等。概括起來,主要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

  針對中外合資企業、中外合作企業和外商獨資企業分別立法,對市場實踐中并無實質差異的外商投資活動,在法律制度上人為地做出區分,造成法律實施和適用的繁瑣化;

  在《公司法》、《合伙企業法》等企業組織法相繼出臺后,外資三法中的部分條款與上述法律的規定存在抵牾和沖突,尤其是在司法實踐中造成法律適用上的錯亂與失衡,制度“雙軌”現象亟待消除;

  外商投資的國民待遇原則未得到徹底貫徹,在市場準入方面與內資區別對待,需要進行專門審批,從而成為我國市場經濟發展和進一步改革開放的制度性障礙;

  外資三法構建的管理機制是以企業組織形式為基本著眼點,以行政審批為主要規制手段,對市場準入全面管制,對外商投資進行全鏈條審批,管得過多、過寬、過死,不符合行政放權、企業自主、市場自治的大趨勢;

  外資三法僅涉及新設投資這種外商投資形式,對跨國并購未予規定,對外國資本在資本市場上的間接投資行為也未予涵蓋。

  《外商投資法》的特色與創新

  相較于外資三法,《外商投資法》的特色與創新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即從企業組織法轉型為投資行為法、更加強調對外商投資的促進和保護、全面落實內外資一視同仁的國民待遇原則以及更加周延地覆蓋外商投資實踐。

  從企業組織法轉型為投資行為法

  外資三法出臺時的歷史背景和立法理念決定了其基本上是企業組織法,主要規制外商投資企業的組織形式和設立變更。這一方面導致外資三法的相關規定與后來制定的《公司法》、《合伙企業法》等一般性企業組織法存在大量重復和局部沖突(例如《中外合資經營企業法》規定合營企業不設股東會,董事會為最高權力機構),另一方面則使得外資三法難以專注于處理與外商投資行為直接相關的特色性問題。

  新通過的《外商投資法》以投資行為為著眼點和依歸。《外商投資法》第31條明確規定:“外商投資企業的組織形式、組織機構及其活動準則,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合伙企業法》等法律的規定。”換言之,《外商投資法》將外商投資所涉及的企業組織形式方面的內容交由上述法律制度去統一調整和規范,自身則集中于與外商投資行為直接相關的特色性內容,包括外資界定、外資準入、外資保護、外資審查等。這符合國際通行的立法模式。

  進而言之,這一轉變還意味著主管部門不再對外商投資企業進行有別于內資企業的概括式管理,而是以內外資企業相同對待為原則,外商投資企業在企業組織和運營方面同內資企業一樣貫徹公司自治、企業自治,淡化行政審批色彩,在企業設立、股權轉讓、變更終止等方面賦予中外經營者更多契約自由和更大的自主權。

  與此同時,《外商投資法》設置了5年的過渡期,具體實施辦法由國務院另行規定。這有助于保持制度的穩定性和連續性,保護投資者的合理預期。

  強調對外商投資的促進與保護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外商投資法》的四個特色和創新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