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沒有什么比火龍果更溫和、高產又皮實的熱帶水果了

  北緯18度,海南東方市,物寶人稀。

  頂著太陽行走在田間,一路上盡是大片望不盡的果田,左手邊是香蕉樹,右手邊是芒果園,再往前走,還有葡萄和蜜柚,成群的水牛在田間撒歡兒,時不時還有幾只從路中間跳過,去別家的田里折騰一下,可它們從不接近那片一千畝的火龍果種植基地。

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火龍果可不好惹,它屬仙人掌科,渾身帶刺,一排排摞起來的火龍果枝條遠遠看去像漫畫里張牙舞爪的怪物,若走在隴間,要時刻注意著不知從哪里伸出來的枝條,劃傷你的手臂。但它們結出來的果子,卻異常溫和甘甜。

  從中間一刀切開,露出深玫紅色的果瓤,從薄薄的果皮邊緣下勺,一挖到底,就著爆出來的紅色汁水一口吞下,6月29號,在直播屏幕前,主播黑桃寶寶在屋子里品嘗剛剛從旁邊果田摘下來的東方紅心火龍果。不出48個小時,這些熟透了的火龍果就會通過天貓正宗原產地項目送到每一個吃貨的餐桌上,放到冰箱凍一凍,它們就是最天然的冰淇淋。

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以前,吃白心火龍果要夾著蜂蜜吃才嘗得出滋味。現在,被太陽曬過的東方紅心火龍果皮上流的全是果蜜。在這個時節,海南的光照時間最長,火龍果的糖分最為充足。而經過冷凍、分銷、運輸等等傳統環節到達吃貨手中的果子,早已不是最新鮮的狀態。2019年,淘寶吃貨· 食令找到了東方市,從原產地直接發貨,沒有層層分銷關卡,只為讓大家嘗嘗在以往海南當地才能吃到的新鮮口感。

  29日下午,東方市政府、火龍果協會、淘寶吃貨·食令、天貓正宗原產地共同聚集在東方火龍果國家地理標志證明商標品牌發布會,只談一件事——讓這么甜的果子走到更多人的餐桌上。

  遇見紅心火龍果

  幾個世紀前,火龍果首次在中美洲被發現,沒幾年就走遍了全球的各個角落。在美國,因為外表像龍的外鱗,很多人更喜歡叫它dragonfruit,龍之果實。早期的傳教士把火龍果帶到了亞洲,而它最早在中國引進的地方,是臺灣。

  2012年,臺灣火龍果大師王金都帶著他發明的“金都一號”火龍果來到海南,種下了第一顆紅心火龍果的種子。隨著東方市政府對海南農業的推動,紅心火龍果的大規模種植被提上了日程。火龍果不嬌貴,卻不適合農戶個體種植,日常維護成本過高,修枝,掛果,選果,每一樣都耽誤不得。2015年左右,政府大規模的開地和土地兼并,養育了第一批火龍果基地,自此,紅心火龍果和東方掛在了一起,成為了東方市的重要水果符號。

  截止2019年6月份,東方市共有農戶2800人,2018年產量8.25萬噸,產值8億余元。

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陳良運和他朋友們的基地,就是其中之一。

  2015年,在云南游玩的陳良運偶爾嘗到了這種果子,那時候紅心火龍果還是個新鮮玩意兒,一棵苗要30塊錢。4年后,陳良運、廖儒飛還有其他幾個朋友們一起建的東方火龍果基地,面積達到了1000畝。

  從小在田里長大的陳良運在軍隊待過,做過養老機構,可能是天生對土地的感情,他把和火龍果的相遇稱之為一種緣分。“分給周圍的人,大家都愛吃。”幾個合伙人一商量,“做!”陳良運的老婆很支持他的新事業,因為“紅心火龍果很好吃。”起初,幾個人在東方各地考察,一眼就相中了那片荒地,“最重要的是眼緣。”

  為什么是火龍果?故事在廖儒飛的口中還有另一個版本,那是獨屬于東方市的特征。東方雖然叫東方,卻地處在海南的西南部。在這里,降水量偏小,平均光照時間9個小時,擁有沙質土壤,簡直是火龍果天然的樂園。而和芒果、香蕉、龍眼等等其他熱帶作物相比,火龍果又是最穩定高產的,每年能結16次果,“還有一件事最重要,火龍果是最溫和的,吃了不會上火。”廖儒飛說道。

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成就感來源于第一次從航拍傳回來的畫面看已經播下種子的土地。“太震撼了。”平時站在田邊,自家的火龍果地永遠望不到頭,那是陳良運第一次看清全貌。40天之后,果子由青變紅,第一批結果了。陳良運他們沒賣,全分給親戚朋友們吃了。他仿佛回到了童年在田野里的日子,簡單,踏實。

  一場漫長的戀愛

  火龍果皮實,掛在個電線桿子上也能長。可生起病來,卻是致命的打擊。

文章來源:新金融投資資訊網
版權鏈接:淘寶吃貨·食令來到海南東方,第一口爆漿留給愛吃火龍果的你
版權聲明:若非注明,本文皆由新金融投資資訊網原創,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插圖版權:文中插圖搜集于網絡,僅為良好的用戶體驗整理編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益請立即告知!
正文到此結束

熱門推薦